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畸戀與變態» 畸戀與變態


從教室出來,又被拉到樓梯的地方。向下爬,比向上爬更困難。體重向下移動,手臂需要用力,必須很小心的爬下去。不得不把雙腿盡量分開,像極了青蛙向下爬,屁股向上翹,陰戶完全暴露。夏子勉強忍耐屈辱,跟著手電筒的燈光爬下去。手電筒的燈光爾照到後面,是白井把燈光照在陰戶上,仔細觀察。已顧不得一切了,要虐待就悉聽尊便吧。夏子開始自暴自棄,但這也是虐待狂所希望的。白井的臉上露出淫笑。胯下的肉棒仍保時勃起的狀態,除手電筒外,還拿著剛才塞在肛門的大號煙火。「到這邊來。」夏子使出全力爬上樓梯時,白井把她拉到連結A棟校舍和B棟校舍的走廊。其實,只有屋頂,等於是在野外。看到半空上的月亮,不知道是什麼時間了,但可以確定是深夜。「要帶我去那裡?」「全身是大便,你也不舒服吧…」白井有趣的看著夏子污穢的身體。中庭有噴水的大水池,白井要夏子在那裡洗身體。對赤裸著身體到外面去,仍有排斥感,可是必須洗身體,夏子只好跟在白井身後爬行過去。白天有噴水的水池現在很靜,各種大小錦鯉沈在底睡眠。「進去吧,我會幫你洗乾淨。」白井把手筒和煙火扔在草地上,自己率先進入水池。水深只到膝蓋而已,也不怕弄濕白衣,嘩啦嘩啦的像小孩一樣戲水,從胯下挺出的二十公分炮向夏子招手。我為什麼做這樣淫猥的事,雖說沒有人,但裸身進入學校的水池梩……不過,即使拒絕,白井會用力拉狗環帶強迫進入,所以夏子只好站起來,進入水池。「你的肌膚真美……」白井幾乎癡呆的望著站在面前的夏子,只有眼睛發出光澤,好像表示身體裡有虐待狂和被虐待同時存在。夏子不敢繼續看白井的可怕表情,不知道還會受到什麼樣的可怕虐待,夏子把注意力集中在白井的心態上。這樣凌辱我,可能是他對女人的報復吧….一如他自己的告白,白井被鄰居的寡婦調教成被虐待狂、成為性奴隸,每天都沉迷在虐待狂的遊戲中,養成異常性交的嗜好。這也是正如白井所言,是和恐懼背對背的快樂。有如向隱藏在生死深淵的性感挑戰,是十分可怕的遊戲。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把這種異常快感教給中學生的少年,那個叫美也子的寡婦實在有問題,另一方面,白井和生母沉淪在不倫的快感之中。他是從少年時期就在異常的性行為中成長,被訓練成被虐待狂的同時,身體裡也產生虐待狂的慾望。這種變態的性慾猛然爆炸,使他做出這樣的行為,所以這是對人的復仇。夏子要自己接受如是的理由。不然的話,連自己也會迷失,沉入些一異常的氣氛裡,夏子終於發現這個有毒的性感,向隱藏在她體內的淫魔招手引誘。夏子想用最後的理性克制自己,不璶受到白井的引誘,而迷失自已。「你受到凌辱,但仍那麼美麗,有氣質,真是最理想的人選,這是美也子和老媽都說過的話,一個女人是不是的美,要經凌辱才知道….」白井看著夏子的臉,用手掌撈取水,澆在夏子的肩上。有美麗的臉蛋,勻稱的身材,披散在肩上的秀髮,夏子確實很美,在黑暗中,白哲的肌膚更顯著。污物沾在手臂和胸上。當然屁股上也有,白井充分的享受光柔肌膚的觸感,不停地澆水,用手清洗。「女人的肚子真柔軟,摸了感到真舒服。」夏子的腹部沒有贅肉,形成性感的曲線,撫摸時非常柔軟,而且有吸引力。白井的手摸到細腰,沿著曲線反覆的摸豐滿屁股和下腹部。不愧是少年時代就受到母親和寡婦的教育,撫摸的動作靈巧,好像能看到性感帶一樣,柔和的愛撫。「啊….啊….」在陰毛上逆向撫摸時,夏子不禁發出哼聲。可能是陰毛拔掉一半之故,好像比過去敏感,用手指揉搓陰核時,忍不住把併攏的腿分開。夏子不很情願,然體內的慾火被點燃。「又想要我玩弄你的陰戶嗎?」白井似乎看透夏子的心事,用語言挑逗。「哎呀….」「女人的陰戶是不論玩弄多少,也不會滿足的。」白井一面說,..一面拔陰毛。「痛啊……」夏子輕叫一聲,同時又把腿分開,好像挨罵後仍不聽要求的小孩,淫蕩地扭動屁股,要求夏子繼續玩弄。然而,白井的手指沒有來到啊,離開陰毛後,爬上乳房,像測量重量般從下面抬起揉搓。「無論形狀或豐滿度,都是一流的乳房。」在乳頭上捏弄,偶爾則向上拉。「啊….啊……」夏子皺眉,抬起臉,茫然地看著夜空。在學校的水池和兒子的級任老師……仰望夜空,星星閃爍….這是多麼違背道德,但又充滿性感的刺激……夏子的美麗臉,在月光照映下,顯得更動人,在頸子上看到靜脈,黑色的狗環顯得奇妙的性感,微張嘴,露出皓齒,伸出粉紅色的舌尖,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白井輕輕地在美麗上撫摸,食指伸入夏子的嘴裡時,就用舌頭舔,用牙齒輕咬,夏子的憤怒完全消失,沉浸在亢奮的性感之中。「現在要給你洗屁股,把手扶在那裡。」「這樣嗎?」「要把腿分開大一點,不然就不好洗….」夏子雙手扶在水池的邊緣,雙腿分開至極限。挺出水蜜桃般的豐滿屁股。白井從後面嘩啦嘩啦地向屁股澆水,然後一面愛撫,一面清洗屁股和大腿根,也把水澆在肛門上,用手指刺激肛門,產生興奮。「啊….啊……」插入手指時,夏子向上彎曲後背,發出哼聲。「這裡要特別仔細,把裡面也洗乾淨吧。」浣腸的效果尚未完全消失,括約肌仍舊鬆弛,很輕易就插入中指和食指。「啊….啊……..」插入到手指根部,白井就用力擴張肛門,形成還能插入一根手指的空間,於是用另一支手撈起水,倒進去,立刻用插在裡面的二根手指攪拌,停止轉動時,就用手指把裡面的水掏出來。「裡面因為浣腸液,還是滑溜溜的。」「啊….啊……」夏子覺得屁股裡面發熱,產生從未有過的令人瘋狂的快感。當然也在旁邊的肉洞裡進行刺激。膣襞受到摩擦,子宮產生強烈搔癢感。「哈哈哈哈冒出泡沫來了….」,白井好玩似地繼繢撥水,用手指攪拌.還逐漸加快手指的動作。「唔….啊….」夏子墊起腳後跟,在腿上用力,搖動頭髮,拚命抓緊水池邊緣。「哈哈哈….很像剛才的河蟹….」的確,從肛門冒出白色泡沫。「啊….啊….」夏子瘋狂的搖動頭髮,發出沙啞的淫浪聲。腦海裡一片空白,聽到用河蟹比喻她的肛門的話,也像很遠的地方傳來,沒有感到羞辱,還不知不覺的配合手指動作,扭動屁股。沙啞的哼聲越來越急促,後背彎曲成弓形,當上半身痙攣時,終於達到性感的最高潮。夏子的身體軟綿綿失去力量時,白井也從肛門拔出手指。「你總算洩出來了,但這是剛開始,還讓你洩很多次的。」白井又嘩啦曄啦地在夏子的屁股上撥水。

白井穿著白衣蹲在水池裡,臉靠近夏子的屁股。「啊….真是讓人陶醉的陰戶。」白井看著肉縫,用雙手的拇指分開肉縫,肉洞裡溢出蜜汁,微微散發出性臭味,也峈有火藥味。白井好像要把這種景色烙印在眼裡,瞪大眼睛凝視。「不要這樣看了,快一點玩弄吧。」夏子終於扭動屁股催促。可是要享受虐待狂遊戲的白井,並不喜歡夏子如此催促..不如她表現得更怕羞,或驚嚇得發出尖叫聲,能讓他更高興。「你剛才對我說什麼?」白井的臉色大變,右臉頰抽搐,本來膨脹的巨棒瞬即萎縮,背對白井的夏子,不可能知道陰莖或白井的表情發生變化。「快一點….不要急死我了….快一點吧….」「真鮫樣嗎?那麼在這之前的行為都算是和姦了嗎?」「都弄成這樣了,還分什麼和姦與強姦呢?」夏子沒有發覺白井說話的口吻已恢復正常,夏子完全變成一支母狗,不斷地扭動屁股。「不分和姦與強姦了嗎?」「是呀!那種事已不重要了,身體癢癢的..我快要瘋了。」「原來如此,你還不夠….」夏子說著,露出得意的笑容說..「….又這樣..想讓我說出難為情的話了嗎?」夏子雖然口吻猶豫,其墳自己也想說出淫語,使自己更興奮,肉洞已因興奮而抽搐。「是呀!還是從這裡開始吧。因為這樣更有效果,現在你要說….請舔我的陰戶….」白井又用新的方法開始作戰。「啊….我說。我說了….你可要弄……」夏子難為情的扭動屁股說!「請舔我….夏子的陰戶吧。」「嘿嘿….很好,我就紿你舔吧..」白井很滿意的說過後,就像歐美人的寒暄一樣在陰戶上輕吻一下。「啊….不要……」夏子不滿意似地用力向左右扭動屁股。「嘿..現在能這樣說的話,我就舔….夏子的陰戶比美也子的陰戶或媽媽的更好,所以請用力的舔,盡情的疼愛吧。」白井說話的口吻又不正常了,與此同時,萎縮的陰莖又開始膨脹,恢復硬度「怎麼可以….和美也子或媽媽的比較呢…」「你不肯說嗎?」「我說,可是說了,你一定要紿我弄。」「快….快一點說….」「夏子的陰戶….比美也子的陰戶….媽媽..的陰戶更好吧..所以請用力的舔….盡情的疼愛吧….」 ..白井聽夏子說完後,興奮的舔陰戶,將陰唇吸在嘴裡,伸出舌頭舔濕儒的肉縫。「啊….好啊….」夏子發出哼聲,用腳尖支撐身體,縮緊大腿肌肉,小腿變更硬。舌頭進入肉洞時,夏子瘋狂的扭動屁股,白井的舌頭長於一般人,媽媽和美也子都讀美他舌技是一流的。從洞口進去的膣壁好像形鋪滿砂子的感覺,知道這是相當不錯的各器。發出揪揪的淫糜聲,吸吮溢出的花蜜。「把腿分開大一點,屁股抬高。」為使舌頭能插到最深處,重新擺好姿勢。取下眼鏡,放在水池邊上。「啊….啊……」夏子抵起後背,分開大腿時,很粗暴的插入拇指和食指,把洞口分開,然後將舌頭插進去。用舌頭享受粘膜柔軟的觸感,在肉洞的深處扭動舌尖。「好….這樣好的還是第一次……」夏子為曾經沒有感覺全身顫抖。用力插入舌頭時,能達到子宮口,在子宮口上用舌尖舔,夏子覺得腦海一片空白。「啊….啊….好….好….」從喉嘴裡擠出哼聲,表示自己的快感。「現在要給你做更好的事情,你….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陰戶這樣拉開吧白井讓夏子用自己的手把大陰唇向左右拉開。「這樣可以嗎?」夏子抬高屁股,用咱己的手指拉開陰唇等待。「很好。就這樣拉開。」白井握住自己的巨棒站起來。「啊….啊….」夏子期待長達二十公分的巨棒從背後插入的時刻。兩片陰唇形成橢圓形的弧度,露出粉紅色的正在蠕動的粘膜,尿道口也向左右拉開,看出收縮樣子,也說明夏子興奮的程度。「要出來了!」夏子在這剎那沒有聽懂白井的意思。「唔….」白井發出輕微的哼聲。「啊….啊……」原以為會插入勃起的肉棒,可是白井竟然對著拉開的陰戶噴出小便,是從不到二十公分的近距離噴射。「哎啊……啊……..啊..」夏子發出驚訝與恥辱混合盷聲音,不過她的手指仍舊把自己的陰戶拉開,這種異常行為帶來的刺激,使她的腦神麻痺,以致不能思考了。很長時間的噴射,白井在下腹部用力,增加水壓,刺激陰戶。「會粘粘的,還是洗乾淨吧。」白井尿完後,讓夏子蹲下,使屁股浸在水裡。白井戴上眼鏡,也一起蹲下,這時候,夏子還是背對著白井。白井伸手在水裡開始洗夏子的陰戶,用手指揉搓陰唇,好像在享受那種觸感「小便噴在那裡,你有什麼感覺?」「這..你..都是不樣不按牌理出牌。」夏子扭動屁股作答,她的口吻有點撒嬌。「感到很不錯吧。」「嗯….」「一定會的,是越來越感到舒服吧。」白井一面說,一面把兩根手指插入肉洞內。「啊….不行啦….」「你說不行….是什麼意思?」「已經忍不住……」夏子被噴射尿液後,又產生性感,恨不得馬上刻有肉棒擂入,心裡急得癢癢的。「你想尿尿了嗎?」白井誤會,但也不算答錯,在水裡受涼之故夏子確實有也尿意。「是啊,所以拔出手指吧,我就在水池裡。」在插入肉棒之前,還是先尿出來子,夏子沒有糾正白井的誤解。「不可以尿在水池裡?」白井突然大叫,站起來時手指仍舊插在肉洞裡,所以白井的屁股也被向上拉起。「啊..啊….」夏子的雙腿分開,向馬一樣把屁股高高抬起來。「我要看撒尿的樣子。」白井大叫,用手指拉閱陰唇,露出肉溝。「啊….羞死了….」「事實上,有人看,你會更高興的。」「這….」「我要看從洞裡出的剎那,所以快一點澆在我的臉上。」啊….要我把尿在他的臉上,這個人怎麼叫我做這種事.. 夏子感到不可思議,但不知為何,反而產生興奮。啊….真好。他能這樣把臉靠近我的陰戶。此時的白井正在那兒等待尿水從尿道口出來的瞬間。真想郱樣做,把尿澆在男人的臉上,真的要那樣做….讓他看尿出來的樣子尿道口突然微脹,原來的裂縫變成洞狀,黃色的尿液猛然噴出來。「啊….啊….」溫溫的尿水噴在白井的臉上,因為戴眼鏡,不用閉眼睛。白井帶蓍笑容看尿從裡面飛出來的情形。「啊….你看到了….」夏子的奮聲音中帶些沙啞。「這樣弄了以後,我就忍耐不了了。」「我也不行,刺激太強烈,心臟感到疼痛….快一點紿我吧….這這樣後面插進去吧。」夏子變成母狗,腦海梩充滿粉紅色的霧,全身被快樂和性包圍,陰戶已火熱得溶化,瘋狂的追求陰莖。「你對我的雞雞是這樣滿意嗎7..」「是啊..我想要了..快點插進來吧。」夏子扭動屁股要求。白井取下眼鏡,用水池的水嘩啦啦地洗臉。「果然女人都是好色的..」重新戴上眼鏡上,龜頭對正肉洞口,雙手用力抓住屁股。「啊..啊….」「可以插進去了嗎?插進去後就不會中斷了。」「沒有關係….快一點吧….」白井的下體終於向前挺進。二十公分的巨炮插入濕淋淋的肉洞裡。「好..好啊….」期待已久的感覺,使夏子忘我的慘叫。巨棒開始做長距離的抽插。不但長而粗,而且炮身有相當大的彎曲度,所以抽插時,發出強烈的摩擦。插入時在膣襞上摩擦後,一口氣使插到根部,子宮口被巨大的龜頭壓扁,每一次抽插時也刺激到直腸。「啊….」和丈夫的陰莖完全不同,長度和粗度都不能比較,夏子仰望夜空,後背向上彎曲。巨大的肉棒插入時,豐滿的乳房隨之搖曳,腹部的曲線如波浪般起伏。「啊..唔……」白井的全身向後仰,肉棒從下向上猛衝。雖然射精兩次,但他這樣猛烈的動作,如果是一般男人,可能維持不了十分鐘吧。「啊..啊….」肉棒頂到子宮上,夏子腳尖站立,美麗的屁股向上翹,可能是平時就從事運動,修長雙腿的曲線使人聯想到歐美的運動選手。皺起眉頭,美麗的臉頰扭曲,臉色紅潤,從張開的嘴露出舌尖,非常妖艷的表情。啊..真好….受到討厭的男人姦淫,為什麼還會有這樣強烈的性感….好..還要用力的插吧….把我的陰戶插爛吧。「啊….要弄壞了……」陰唇纏繞在炮身上,抽插時隨著炮身在洞口裡進出。從陰戶裡發出噗吱噗吱的淫糜聲。「美也子喜歡猛衝猛插,媽媽則喜歡在裡面扭動。」白井的動作的確有動感,兩人的下體密接,同時晝很大圓圈旋轉。「啊….唔……」龜頭頂在子宮口上作支點,然後做旋轉。包圍炮身的肉洞,好像被擴大二、三倍的感覺。炮身在砂粒狀的洞口附近摩擦時,夏子的腦神經感麻痺。「要洩了!」夏子很快就達到性高潮。「嘿….這種感覺很好吧。」緊貼在一起的下體,開始摩擦,晝圓圈的動作仗白井的陰毛刺激到大陰唇。「啊..啊……」隨著夏子的淫浪哼聲,白井又改變方式,他準備從背後讓夏子達到性感的顛峰。「唔….唔…」插到根部時,一定會頂在子宮口上,夏子為快感陶醉,但很從容,不致於射精。噗吱噗吱的抽插聲,在校園的中庭發出迴響,可見是充滿力量的活塞運動。「唔….唔….唔….」衝到子宮口上時,夏子從喉嘴深處發出哼聲,頭髮散亂,豐滿的乳房不停地搖動。「這樣覺得如何?」白井抓住屁股的右手伸到前面,找到陰核,剝開包皮,露出敏感的肉芽,用中指腹用力壓肩。「啊!….啊….」陰核充血..,膨脹至極限。白井在那裡用手指旋轉揉搓,當然此時也沒有停止活塞運動,強烈的衝刺幾乎使夏子的雙腳浮在空中。「洩了啊….」夏子對著夜空發出大吼。迎接這天晚上的第二次性高潮,夏子在甜美的陶醉中,全身無力。「我剛才說過的,開始幹了就不會停止。」白井拔出陰莖,但把夏子從水池裡拉出來,帶到草地上。「啊….求求你..讓我休息一下….」夏子搖搖擺擺的蹲在草地上。「不要在這裡撒嬌!」白井不吼後脫下白衣。「我知道,只有我一個人先洩了,你還沒有….我讓你弄….我先休息一下。」「讓我弄。」白井的臉抽搐。「是..因為剛才太強烈了,沒有休息一下,身體會受不了的….可以弄..但讓我先休息一下。」夏子很大意,忘了白井的目的。「我說過..一起享受不倫的遊戲了嗎?我說過兩人相親愛相的性交了嗎?」「啊….」夏子急忙用手掩嘴,那些河蟹、拔陰毛、煙火、浣腸後在兒子的課桌下大便等;想到這些作為,恐懼感出現在心頭。「這是對你的處罰,不是和一般男女的性交一樣的!」「放了我吧….對不起啦….」夏子的臉色蒼白,拚命道歉,但為時已晚,白井的右手抓住夏子的頭髮。「唔….唔……」「痛啊……」不管夏子的尖叫,白井發出唔唔的哼聲,拉著夏子的頭髮在草地上甩動。「對不起….什麼事我都答應..請諒原吧..」「好,你不要忘記這句話。」白井把夏子拉過來,自己盤腿坐在草地上。在他大腿根還有二十公分的巨炮高高挺起,命令夏子面對面的的騎在那個東西上面。「在我說好以前,你要不停地扭動屁股。」「這樣….這樣可以嗎?」夏子採取和白井面對面的姿勢,雙手放在白井的肩上,開始讓身體逐漸往下降。「對,就用這個姿勢把肉棒吞進去,然後扭動屁股。」白井握住自己巨大肉棒,等待濕淋淋的陰戶。

當濕潤的粘膜碰到龜頭時,就讓龜頭在肉溝裡來回摩擦。「噢….啊….」肉溝受到摩擦,陰唇受到刺激,陰核受到揉搓時,夏子的身體又開始出現快感。「休息什麼….只是這樣弄一弄,你就叫個不停..」白井把龜頭對正肉洞口,夏子的屁股繼繢向下,迎接肉棒進入。被別人和自己引進,在感覺上是不一樣的,不同角度的刺激傳遍陰戶,進入十二、四公分時,陰莖開始在膣壁上摩擦。夏子用力夾緊腔壁..同時把肉棒吞進二十公分。「啊….啊….」由於先前的性高潮過強,夏子的性官能立刻亢奮。「對!就這樣慢慢的用力扭動。絕對不可以停止或休息。」白井抱住夏子的柳腰。用力掌在後背上輕撫,在耳邊和脖子上用舌頭舔。「啊..啊……」不用白井命令,夏子的屁股已開始有節奏的扭動,隨著自己的慾望,加快吞入吐出的速度,這種要求,對變成母狗的夏子而言,真是求之不得。白井用力抱住夏子身子,柔軟的乳房壓肩。「你有多少感覺,要用舌頭回答。」說話時,在耳上噴氣,舌頭從耳根繞到臉頰,然後開始要求熱吻。「唔……唔……」男人的舌頭插入嘴梩時,夏子發出甜美的鼻音回應,夏子也積極的用舌頭纏繞,表示自己也有這樣的性感。白井左手抱住夏子的頭,右手在後背撫摸,把大量的口水注入夏子的嘴梩。「還要用力扭動屁股!」充分享受接吻的滋味後,夏子又改變姿勢。小心不使肉棒脫落出來,從盤腿姿勢伸直雙腿,然後仰臥在草地上。「這樣可以嗎?」夏子知道採用騎馬姿勢時,配合男人的動作,騎到白井的身上。張開嘴,流出蜜汁的肉洞和白井毛絨絨的胯下密接。就這樣密接著,開始扭動屁股,自己的陰毛和壓扁的陰唇,經過白井茂密的陰毛摩擦,覺得非常舒服。夏子主動扭動屁股,享受性器與性器摩擦的感覺。「啊..太好了….」肉洞裡塞滿粗大的肉棒,屁股扭動的方式稍不同就可以享受各種不同的感覺。陰核在陰毛上摩擦時,快感的電流從後背掠過。白井默默地任由夏子活動,欣賞性感的身體。微微閉上眼睛,雙唇微啟,身體顫抖的模樣就足夠刺激方人的大腦,身體微微向前彎曲,搖動豐乳,修長雙腿分開至極隈,無論怎麼看,都是性感十足。「啊….啊….」夏子扭動屁股,性感益發強烈,同時為獲得更大的性高潮,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陰唇用力纏繞在肉棒上。用膝蓋支持身體時,抽插的距離更大,放下屁股時,子宮口就獲得龜頭衝擊的快感。「啊….唔……」夏子的哼聲越來越急促,不停地搖動屁股。美麗的眉頭皺起,頭髮四處飛舞,豐乳在胸前搖曳,此時,沒有到達該有的程度是絕對無法停止的。白井對這樣的攻勢,仍舊表現得非常從容,仔細觀察夏子淫蕩的模樣。「我要你在我說好之前必須扭動屁股的,你卻又這樣自己一個人達到性高潮白井說完,從下面抱緊夏子的屁股,然後配合夏子的動作,使陰莖用力向上挺。」「啊….啊….」夏子的上半身向後仰,發出尖叫聲。白井不只是配合夏子的屁股扭動,還會改變龜頭和子宮及肉壁摩擦的位置。抽插的距離比先前更人,肉棒從肉洞退出去時,一直到龜頭達到洞口為止,然後用盡全力再插入到底。翹起的肉棒在膣壁上摩擦,最後衝到子宮口,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頂。「洩……要洩了….」每一次夏子都這樣咆哮。早已被性高潮淹沒,想離開肉棒抬起屁股時,白井抱緊屁股,繼續抽插。「哎呀……」腦海裡一片空白,可是子宮仍舊有強烈性感,強烈的電流傳遍全身,簡直是快感地獄。如此持續二十分鐘後,夏子終於翻白眼昏過去了,身體軟綿綿的撲倒在白井身上。「不會因為你昏過去就停止的。」白井自言自語的說蓍,在肉棒插入肉洞裡的情形下,改成正常的姿勢,然後抬起放在肩上繼續抽插,而且還保時一定的節奏。不久後,夏子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此時,發覺自己身體仍然有性感,不僅下半身,全身以及大腦皆完全麻痺。在水池裡從背後插進去開始,已過了近一小時,夏子不知有過多少次性高潮。雖然如此,只要改變姿勢,又會產生新的性感,這是女人的肉體無法改變的本能。「啊….饒了我吧……」說起來,這個男人的精力真強,不知道那個美也子的寡婦是如何訓練他的。「你醒來了嗎?我說過,在我說好之前,屁股不可以停止扭動,結果你竟然昏過去了….」「啊….還是饒了我吧….」「不行!現在才正式開始,我還沒有在你的陰戶裡射精」」白井說完,更加快活塞運動。肉洞裡已是濕濕粘粘的沼澤地,即使想快點讓白井射出,肉洞也無力夾緊肉棒。「啊….不要……」夏子拚命搖頭,可是白井又開始有節奏的抽插時,立刻點燃慾火,全身開始顫抖。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啊……真了不起….該怎麼辦…比剛才的性感更強烈….啊….夏子咬緊嘴唇,使自己不要發出淫浪聲,覺得子宮已腫大。抽插時,快感從後背傳到大腦。啊……陰戶太舒服了….好像要溶化……夏子對自己心梩的話感到驚訝,我什麼時候變成會說這種話的女人呢…心裡如是想,但身體的興奮更高昂,恨不得能從嘴裡大聲說出這些淫蕩話。啊….夏子的陰戶….濕淋淋的陰戶….像這個男人的媽媽或美也子一樣大聲叫出來。那樣叫出來後,不知有多舒爽。想這樣說的戚覺,使得心臟幾乎要爆炸。「啊….啊….唔……」夏子拚命地忍耐那種慾望。「唔….我也想要射出來了….」白井把置於肩上的腿放下來。抱緊夏子的身體。產生和相愛的男人性交的一體感時,夏子就再也不能忍耐了。「啊……還不能..再等一等..把我的陰戶弄爛吧….」夏子說著,抱緊白井,不這樣的話,會因強烈的羞恥感到使自己消失。「我要把你的陰戶幹成稀巴爛。」白井聽到夏子主動說出的淫語,更猛烈的抽插。「啊….太好了..就讓我的陰戶更舒服吧….」在夏子的肉體產生未曾有過的強大性高潮,身上所有的洞孔都脹開後又收縮。「唔,出來了!」白井說完最後一句話,就向夏子的肉洞裡猛烈衝刺。「啊….好..我的陰戶快要溶化了!..」兩個人像一對相愛的男女,緊緊相擁,投入性高潮的大海裡。夏子清醍時,白井也全身無力倒臥在女人的裸體上。夏子溫柔地撫摸白井的後背。可能是因為最後主動地說出淫浪的話,對白井的憎恨已消失。只要他再犯錯,夏子願意忘一切。可是無論如何也想知道何以選擇夏子凌辱。當然這個男人的異常性受到母親和美也子兩個女人的影響,但為什麼選擇夏子,仍百思不解。是不是從家長會見到的時候就有這種計劃,對夏子產生一見鍾情的感情。一定是這樣,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理由。夏子呆呆地望著白井,希望他最後能說一句..「因為愛你!」於此之際,白井走過來,然後去拿來曾經插在肛門裡的煙火,垂直插在地上。「有一件事我一定要間你。」「什麼呢?」「今天晚上的事……為什麼要這樣呢?」白井默默地在煙火上點火。「為什麼選我呢?」「這是處罰。」「為什麼要處罰呢?..」夏子以為他是對女人的懲罰,看到夏子後,就愛上,所以選擇夏子做為對象,夏子有這樣的信心。然而,白井的回答,卻出乎夏子的意料。「是你的兒子忘了帶來理科作業,所以要這樣懲罰。」夏子幾乎要懷疑自己聽錯了,驚愣得說不出話來。於此之際,煙火飛向夜空,茌空中劃出緣色和紅色兩輪大光環。